承接上文,本文會繼續帶各位一起了解PES LEAGUE香港選手的電競心路歷程。

前文連結:http://www.heaha.hk/2019/04/15/10958/

出線並非易事 需長期作戰

雖說香港選手在各地區出線的比例頗高,但資格賽出線過程絕非輕鬆。以個人賽為例,比賽時間長達四週,每週要進行25場比賽,每週選出最高積分二人,再加上myClub模式選出四星期累積分數最高8位,共十六人再進行淘汰賽選出冠軍。

 

JK表示,如果想完成這些網上賽,爭取出線,基本上星期日要全程留在家,聚精會神地備戰。

 

隊際賽亦不遑多讓,賽期長達三週,每週需要打15場,三週總分累積最高的一隊才能直接出線。可想言之,這個出線資格絕對是實力的證明。

 

 

做香港職業電競選手  點解個個都「耍手擰頭」?

 

問及幾位選手,有否想過以電競作為職業,因為全職選手可安排更多時間練習及備戰,當中只有較年輕的家樂有考慮過。他們認為香港生活壓力大,感覺電子競技仍屬發展緩慢,投放的資源和廣告費相對不多,而足球比賽的獎金也不太足夠成為全職,要成為全世界的冠軍,才可獲得接近全職的報酬。當年紀越大,要考慮的事情就越多,遊戲冠軍夢也只能以業餘去實踐。

 

任職銀行職員的Very,返朝九晚五,工作壓力大,《PES》對佢來說是一個減壓方法,原本就沒有著意為比賽而玩,能參賽對他來說乃是一種獎勵。家人對Very玩電子遊戲這行為也有點微言,幸好因為比賽有成績,能挽回家人體諒。但為了不影響家人生活,一般都要在家人睡覺後, 才可開機練習。

 

年紀最輕的家樂家庭壓力較細,所以他會特意選擇有閒餘的工作環境,讓自己可抽時間練習。家樂:『趁自己還年輕,選擇做自己喜歡的事情,不想這麼快被束縛』

 

六位受訪者唯一簽了電競隊合約的Kevin,為冠忠南區 KC.Southern | Nova Esports 下選手,不過現時主要為資助出外比賽之費用。

 

比賽比預期辛苦得多  收穫卻意外珍貴

雖然在香港參與電競困難重重,但各位選手也坦然說是有所得著。除了可以在遊戲社群結識到朋友外,比賽或贊助也可讓各選手享有免費的旅程和比賽獎金,還有令人印像深刻的回憶。

 

JK最難忘的一次旅程,是一次參加中國廈門的《PES-非凡盃》比賽。比賽於星期六舉行,原本JK買深圳高鐵直通車票,誰知因為事忙不能在預定時間到達,結果只能在附近酒店留宿一晚,然後在比賽當天(星期六)晨早乘搭高鐵趕往廈門,在欠缺休息情況下再要進行嚴苛的車輪戰,最終在隊際賽中取得亞軍的佳績。亦因為賽事比預期打得長,根本不可能在原定的星期日買機票回港,結果要通宵乘坐廣州玩家的私家車回廣州,再於早上趕回香港上班工作。過程雖然辛苦,但能夠在自己喜愛的遊戲中取得成績,還是很有滿足感。

 

廈門比賽留影

 

而Kevin最難忘的經歷,則是去年夥拍Very 及安東前往位於阿根廷,足球事業最興旺的布宜諾斯艾利斯出戰世界賽。

 

Kevin:『這個一生人從未想過會到的國家,竟然借著《PES》這遊戲而首次踏足南美洲。』

 

由參賽至完成,歷時一個多月。阿根廷世界賽之中,分組賽抽簽運氣較差,遇上該次比賽冠軍法國隊,以0:1 敗陣,同組另外賽和最終亞軍巴西,未能出線。

 

Kevin Facebook提供的照片,與其他地區選手交流,非常難忘。

 

比賽中認識到自己的不足

家樂玩《PES》印像最深刻的經歷,是在2016年第一次參加公開賽事。當時自己年少氣盛,面對勁敵Very,原本是先入球得分,在優勢下依然採取狂攻戰術,沒有加強防守;結果被對手反勝,家樂只得亞軍飲恨,無緣前往米蘭打世界賽。回想當時的敗仗,除了嘗試面對壓力,也令家樂認識到,認真比賽不能與在家中柴娃娃打機相比;認真的競技,是要因應對手的打法而作出即時調整,這些策略好比現實的運動競賽,絕非兒戲簡單。

香港人撐香港選手 記得收睇網上直播 

前文所提及的亞洲區總決賽,將於4月20及21日在日本舉行。Konami 官方將會在Facebook、Youtube 及Twitch 等平台作出直播,想跟進幾位香港選手的最新消息,查看他們的成績,記得留意HeaHa Media I Hea吓媒體 報導。

 

鳴謝:BenQ Zowie借出場地進行拍攝及訪問

FB PAGE @ZowieHK:
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ZowieHK

 

總結
在香港,生活壓力大得令人窒息,出來社會工作,更難追尋夢想。一般遊戲作品可能只在短短幾年發光發熱,如果有機會在自己喜歡戰場上戰鬥,那就必須好好把握。幾位香港選手,各自有不同的責任,為同一個夢想而努力,絕對值得人讚賞。請大家一起為香港選手加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