承接上文,本文會繼續探討幾位PES LEAGUE選手與家人及伴侶之間的相處點滴。

前文連結
第一篇:http://www.heaha.hk/2019/04/15/10958/

第二篇:http://www.heaha.hk/2019/04/16/11000/

 

兼顧遊戲和家庭並非想像中容易 「沉迷打機跟拈花惹草沒分別!」

幾位選手來自各行各業,有從事銀行文職的VERY,從事會計行業的JK,自己開設財務公司的Jay Wong等等,全部都有正職。部份選手更加有家庭及兒女,在工餘時間練習再兼顧比賽,反而演變成壓力;而且家人一般都不能理解電子競技這回事,往往因被誤會為不務正業,而頻生磨擦。

已經成家立室的Jay Wong,家中有兩名小朋友,只要打機時間稍長一點,就會被太太以「溫柔」的眼神施壓。

 

Jay Wong 希望太太明白玩電子遊戲也不是十惡不赦之事,常對她說:『你老公我,喺屋企打機總好過出去沙沙滾』

早前為了參加《PES》的資格賽,需要比平時多花時間在遊戲機上,太太卻說:「這樣玩法與出去拈花惹草也沒有什麼分別!」,令Jay Wong感到不是味兒。因此經常思考引退,減少遊玩時間,今年是Jay Wong第一年參加公開賽,或者也是最後一年去打比賽,令人婉惜。

任職Sales的安東,因為認識了這個社群,才開始思考去比賽,否則就從來沒想過出外和其他人競技交流,或者爭取甚麼成績的想法。一談到伴侶,就說:「女人一般都唔會理解男人為甚麼喜歡遊戲」就像女人不懂足球越位是甚麼一樣,難以對他們解釋。 試過與女朋友因為遊戲而嘈交,結果還是要屈服收機。

 

安東:『你抽時間陪佢,佢又話你唔做野,你專心做野,佢又話你唔陪佢』

 

幾乎完全退役 是女友拉他回來?

較其他人幸運,Kevin沒有受伴侶指責,反而因為女友而重回戰場。Kevin年輕時在超任接觸到實況足球,是從電子遊戲認識足球,再成為球迷。他一直有努力練習和爭取參賽機會;經歷PS1至PS2年代,還贏得本地比賽冠軍。出來社會工作後,對遊戲的興趣漸淡,就像長大了不再玩遊戲機,經歷過一段接近完全退役的日子。

後來結織了現任女友,女友在相處中得知Kevin玩足球遊戲玩非常厲害,就送上一隻Fifa遊戲作為禮物;Kevin亦因此重執手掣,回到遊戲世界。後來,試玩不到一週,就由Fifa轉回《PES》的懷抱。當時由興趣開始,成績很差勁,Kevin也感到沮喪。幸好興趣沒有減退,一步一步攀上《PES》全球Server第二排名;持續參加各類賽事,東征西討,才慢慢肯定自己的電競職業生涯還未完結。

細說退伇與回巢

 

香港人撐香港選手 記得收睇網上直播 

前文所提及的亞洲區總決賽,將於4月20及21日在日本舉行。Konami 官方將會在Facebook、Youtube 及Twitch 等平台作出直播,想跟進幾位香港選手的最新消息,查看他們的成績,記得留意HeaHa Media I Hea吓媒體 報導。

 

鳴謝:BenQ Zowie借出場地進行拍攝及訪問

FB PAGE @ZowieHK:
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ZowieHK

 

總結
在香港,生活壓力大得令人窒息,出來社會工作,更難追尋夢想。一般遊戲作品可能只在短短幾年發光發熱,如果有機會在自己喜歡戰場上戰鬥,那就必須好好把握。幾位香港選手,各自有不同的責任,為同一個夢想而努力,絕對值得人讚賞。請大家一起為香港選手加油!